美的被骗了10个亿 如何评价美的集团10亿元理财资金遭“骗局”Nongfu Spring home

发布时间:2021-02-19 14:00:06   来源:网络

  美的被骗了10个亿,资本市场有一个非常普遍的现象:上市公司结构复杂,产业链庞大。为了振兴资金的企业,提高他们的收入,他们经常选择在市场上投资一些资金。在其中,金融业务是许多企业投资资金,的关键领域,家电巨头美的也是如此,想要了解更多可以看下房地产私募基金

IJG4}T9[94P0QR8HH(T7B[8.png

  2015年,美的集团计划向外界放贷。当时,——千里之外的安泰,一家环保公司,正因扩大生产和技术研发等原因苦苦寻找一个资金。这时,一个叫聂勇的中间人起了关键作用。

  美的集团金融中心安徽分行行长李幸,的同学聂勇,无意中听到来自李幸的消息,说美的打算向外界贷款。聂勇和安泰,负责融资的杨振峰,碰巧认识,知道安泰一直在寻找融资。因此,在聂勇,的牵线下,美的和安泰开始有了交集。

  一个想借,一个想筹,双方各取所需很正常。但是,在你的参与下,这种双方无意的举动开始慢慢改变。根据监管要求:企业不能直接放贷,闲置资金用于放贷的,要么通过银行委托贷款,要么采取理财方式。这意味着美的不能直接放贷,而是需要利用金融机构作为渠道。这恰恰给了你一个“突破口”。

  中间人聂勇,告诉新闻,美的想借钱给—— 李恩泽,一名专门从事资金和证券, 华创中介业务的员工,并把他们介绍给安泰的杨振峰。根据监管要求,美的需要增加另一家信托公司作为贷款渠道。

  在向公司领导汇报后,斯义金最终设计了一套投资和财务管理计划。根据投资指令,华创证券与陆家嘴信托签署了陆家嘴-安泰信托合同。华创证券,作为委托方,陆家嘴信托作为受托方,将3亿元人民币资金借给安泰公司作为资金信托,上述方案符合监管部门的要求,是合法的操作。但最终,如果我们想进行这笔融资,我们仍然需要最重要的文件,即银行必须为安泰公司提供担保书。

  然而,正是这封本应得到反复确认和核实的银行,担保书,让美的陷入了一场精心设计的骗局。所谓的银行保函是安泰公司交给银行, 重庆贵阳分公司涂永忠的事实上,由于市场监管收紧担保条件,银行很少给企业出具保函。李幸,作为第一审核人,在没有反复核实的情况下,直接向美的其他负责人提交了保函,直接导致了后续“双拼”的出现。

  2016年3月9日上午,美的,风险管理部同事李幸、朱立明,来到重庆银行贵阳分行。负责安泰公司的申建忠,和负责担保书的涂永忠,都接受了关于贷款的采访,但这个所谓的采访只是精心排练的“双簧”剧。

  采访中,自称贵阳分公司的“副总裁潘“,走了进来,告诉李幸和朱立明,安泰公司是一家优质公司。此时,李幸和朱立明并不知道他们遇到的“副总裁潘“”,他们的真实身份是安泰公司的一名员工。李幸问贵阳分行能否向安泰公司出具保函。对此,涂永忠明确表示没有问题,并向安泰公司出示了贵阳分公司的信用信息。就这样,双方基本达成了一致。

  3月21日,李幸,朱立明和斯义金再次来到涂永忠办公室,要求银行在担保书上盖章。很快,另一个“银行employee”拿着一个有封条的小铁盒子走了进来。涂永忠取出银行的印章,放在担保书上,并加盖了邓晖总统的签名。随后,李幸拍了一张担保书的照片,转发给他的同事,由美的集团金融中心财务总监,审批。李幸和朱立明不知道的是,盖章和签名的过程是精心设计的。

  同样的“大戏”在成都立刻上演,短短48小时内,美的集团10亿元资金通过假银行员工的介绍和“盖章”贷款给三家企业。骗局揭露,巨大利益蒙蔽了双方的眼直到两个月后,一个电话,让骗局浮出水面。

  2016年5月27日下午,贵阳分行邓晖,行长致电美的,询问美的是否收到银行的承诺和保证文件,如果收到,则承诺和保证是虚假的。李幸和朱立明立即询问了这场骗局的“主要参与者”。答案是,银行调查询问应该是出于银行监管部门的检查需要,美的只需说没有收到相关文件。

  李幸和朱立明没有服从这个安排,直接去邓晖求证。邓晖明确表示,作为行长,他不知道银行向安泰公司出具的承诺和担保文件。李幸和朱立明发现涂永忠等人的说法与邓晖,的说法不一致,于是去公安机关查询承诺书上的公章与记录上的公章是否一致,发现不一致,整个诈骗事件终于浮出水面。

  这个令人震惊的骗局背后,归根结底只是钱和感动。美的和这个骗局的设计者和参与者都认为他们可以在这笔交易中获得巨大的利益。一方面,在这笔贷款中,美的可以获得高利率。根据司法材料披露的信息,美的集团,投资安泰的资金,预计收益率年化收益率为7.35%,期限为2年;资金投资成都三家企业的预期年化收益为6.7%,同期为两年。根据这一数据,如果借款企业在两年期满后按期还本付息,美的集团可以在两年内获得1亿元以上的利息。

  另一方面,“主角”在这个骗局中可以获得巨大的利益。凭借这部假戏,安泰可以获得高达3亿元的资金。此外,用户支付的中介费总额超过1亿元,巨大的利益成为各方共同造假的强大动力。

  只是事情没有解决。美的在这笔交易中扮演了“收割者”的角色,在欺诈被揭露后,“组织者”无法逃脱法律制裁。所谓的“萝卜章”或者“双簧戏”,如果没有巨大的兴趣点和侥幸心理,即使经理仔细把关,这种“玩笑”骗局也永远不会出现。然而,一切都是那么“巧合”。由于美的管理人员的粗心大意和“组织者”的蓄意努力,这一荒谬的骗局在公众的眼皮底下慢慢传播开来。

  事实上,如果没有贵阳分行邓晖,行长的提醒,美的可能会被蒙在鼓里,毫无意识。即使这一事件没有被揭露,美的也会继续被虚假的担保函所迷惑。毕竟,2016年4月15日,美的同样在攀枝花市, 四川省借了2亿多元。这笔贷款也有类似的问题,这也涉及到银行出具担保函的问题

  当然,这件事最让人不解的是,面对异地的银行,保函很容易在短时间内签发,美的负责人员也没有做详细的核实?而现在我们吸取了过去的教训,为什么还要重蹈覆辙呢?很难用疏忽来解释所有这些骗局。绕过这一事件,当我们将目光重新聚焦于美的,时,我们发现与美的现在面临的危机相比,这一骗局只能被视为一个小障碍。

  骗局之后,美的仍危机四伏,51年后,已经进入“知天命”时代的美的现在非常苦恼。在中国家电市场整体增速放缓、营收利润增速下滑、库卡,表现不佳、来自竞争对手和自身变化的压力等情况下。都让这只年迈的野兽感到头痛。

  首先,随着《美2018年报》的发布,这款家电巨兽的成就清晰地展现在大众面前。报告显示,2018年,美实现营业收入2596.64亿元,同比增长7.87%,净利润202.30亿元,同比增长17.05%。业绩似乎在增长,但与前几年近50%的收入增长率相比,美2018年的业绩增长有些困难。

  在这份年报中,机器人及其自动化系统业务实现营业收入256.77亿元,同比下降5.03%。这意味着,尽管美声称自己正在“转型为一个技术集团”,并从库卡,目前的表现中收购了机器人, 德国,的制造业巨头库卡,但美表现增长的放缓在一定程度上是由库卡拖累的。

  2017年初,美收购了世界工业机器人四大家族之一的—— 库卡,使得美在工业机器人领域占据了很大优势,但随着全球汽车和电子行业需求的下降,国内机器人市场在沉重压力下逐渐萎缩。加上产能等因素,库卡不可避免地陷入收入和净利润下降的漩涡。随着市场环境的变化,库卡的未来发展仍然是一个谜。

  其次,虽然运营良好,实现收入2596.64亿元,净利润202.30亿元,但美的盈利能力一直受到质疑。以同一家电巨头格力为例,2018年,格力实现营收2000亿元至2010亿元,净利润将达到260亿元至270亿元。虽然美的营收在净利润上高于格力,但美明显受到格力,的打压,盈利能力谁强谁弱一目了然。

  此外,在家电市场上,美品牌影响力与海尔、格力还有一定差距,从家电品牌的溢价情况来看,美的盈利能力和知名度低于海尔和格力,例如美市场上同类型同功能的产品价格往往低于其他两个。

  这种情况在国际市场也是如此。在2019年“品牌最具价值的100大中国品牌”榜单中,美在“出海, 中国“, 50大品牌”中排名第49位,远低于第7位的海尔,与第29位的格力也有明显差距

  加上互联网公司和手机制造商对家电行业的渗透,美的竞争对手不仅限于海尔和格力,还面临着来自小米、阿里巴巴等四面八方企业的“抢食”,比如小米正在通过智能技术进军家电行业,阿里巴巴持有苏宁易购19.99%的股份,作为TCL  Holdings的第二大股东,苏宁继续在家电领域发挥实力。

  随着国家房地产政策的收紧,家电市场也受到影响。在消费力严重透支的市场,家电行业高增长的时代已经逐渐远去,市场从增量进入存量,从野蛮增长进入集约培育。随着5G时代的到来,美这样的传统家电巨头将面临技术和智能的变革。

  10亿骗局刚刚结束,就要面临家电市场和自身增速明显放缓等多重问题,急需改变。51岁的美“中年危机”似乎是迎来自己当“冬天”来临时,正如其主席方洪波所说。


Nongfu Spring home
猜你喜欢